黎叨叨

走在河边,望着远处的黎明

占tag

突然感觉cp什么的颜值最重要啊,人设都是差不多的欺负哈利但是没有人萌达力和哈利啊,全是德哈党,论颜值重要性。

〔Newtina〕〔奎妮X雅各布〕面包店与下午茶与安眠

#有一个很大的bug,就是墨镜的发明时间是1930s,本文是1918年,写完才想起来,我我我要死了😭#

#论躲过了男装流行时期,躲过了时间差,撞上了墨镜#

#文章很慢热所以小天使请慢慢看w#

时间线是在文章〔远方与咖啡与黎明〕结束后的第二天
就是Newt和Tina一起去看雅各布(不会超链接qwq)

顺便雅各布和奎妮是中文的原因是英文太难写了

还有之前远方的那个文朋友说时间上有问题,不可能干那么点事就过了四个小时,于是这个文章中,假设雅各布的店离Tina的魔法部有五公里,假设Tina和Newt需要四十分钟来走路,假设朋友之间闲聊需要一个半小时,假设美国晚上八点天是暗淡的但不是全黑的√

以及魔法部的预防麻鸡文案和人们的魔法辟谣大会是说的一件事,算是伏笔吧。有灵感了写,没灵感了就是为了主角们见面没有阻碍而写的√

食用愉快
ooc我的,
人物罗姨的,
诗丁尼生的

————————

现在是下午六点,光从树叶中散落下来,行人走在砖瓦路上,街道边的商店大敞着门,精致的女装穿在模特身上,引得贵妇人啧啧惊叹。

在街道的拐角处最近刚开了一家面包店,店主是一位和蔼可亲的人。无论是学生还是工人都喜欢来这里买一块面包,喝一杯茶。

这里的面包以惊艳的外表和浓香的味道迅速征服了周围的人。不过现在店里的人不多,市里刚刚开了关于魔法辟谣大会,人们的兴趣都在市长那蹩脚的解释上,一时间面包店,服装店和发廊都遭遇了冷季。

雅各布———面包店的店主,正在收拾新一批面包,现在店里只有他一个人干活了,新来的小哥去看辟谣大会了。“现在着世道啊……”雅各布嘟囔着。

“当啷————”门开了,一位穿着最前卫的粉红色女装的小姐走了进来。“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Miss?”雅各布欠了欠身,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啊……不必了,我随便看看。”女士微微一笑,眼神从始至终没有离开过雅各布,“还有…说了很多次了,叫我奎妮就好了。”一个迷人的微笑。

“嘿,我刚刚出了一款茶,要不要尝一尝。”雅各布举起杯子,向奎妮询问道。

“好啊。”

————场景分割线————

与此同时,一个身穿黑色长袍,带着巨大的显然不适合佩戴者的黑色墨镜,右手里拎着一个绑着尼龙绳的箱子的男人,尴尬地靠在一个不起眼的公司旁的柱子上。

我们可爱的Newt正在等Tina下班。

他四处张望着,没有Tina的身影。Newt用左手擦了擦鼻子,然后试图抚平皱巴巴的衣襟,可是并没有成功。

Newt站在这里已经有一个小时了,不是他傻,而是Tina说下班时间见,梅林才知道她几点下班。好吧,他承认Tina说的时候自己就顾着傻笑了,但这不怪他啊。

不怪他怪谁?傻了吧唧的赫奇帕奇在哪儿都是赫奇帕奇。

“嘿Newt……”Tina下班了,她走了过来,还是穿着昨天的衣服,眼里的睡意还是那么的浓,“我们走吧。”

“啊好的。”Newt从口袋里拿出一副墨镜,递给Tina,“here you are.”

“我拿墨镜干什么啊?”Tina都想笑了,“还有你戴着墨镜干什么啊?”

“伪装啊!之前魔法部明令禁止我再来美国的,快戴上。”Newt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于是Tina也戴上了墨镜,两个人一起向雅各布的店走去。此时此刻两个人觉得很正常,有点小激动再带一点脸红,就像是初春的少女一样,手都不敢牵。然而路人却觉得这是两个神经病。

Tina本来就是沉稳内敛的人,选择的衣服大多都是纯色的,就像今天她穿着黑色的偏中性的裙子一样。Newt则是没有什么选择,现在是1918年,男装仍然是不被看好的行业,皮尔•卡丹甚至没有出生。Newt再怎么买衣服也只能买到基本款或者是纯色的。

于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两个一身黑还带着黑墨镜的人鬼鬼祟祟地向周围望去,奇怪的是男士手里还有一个用发黄的绳子绑住的箱子。

好像不是万圣节吧啊喂。

Tina很尴尬,因为一路上两个人没有什么话题,就那么笔直地往前走着。Newt倒是满心思想着雅各布,以及那些交给银行的银蛋有没有机会拿回来。

所以四十分钟的路程Tina和Newt愣是只用了二十分钟走完了。

雅各布的店门大敞着,“还好这次还在营业啊。”Tina忍不住打断了沉默。

“是啊……”Newt边说着边向前迈出一步,“嘿,老伙计———”

“你可不能说老伙计啊。”Tina连忙抓住Newt的手臂,“他现在不认识你。”她把Newt拽了出来。

“…哦,你说的对,我忘记了。”Newt站到店门外的一旁,Tina站在另一旁,“我想我有些激动了。”

“我觉得雅各布最近的生活应该不错,我是说,看看那些面包。”Tina把手放到玻璃上面,望着里面的面包展柜。

“是啊。”Newt也把视线投到离他最近的犀牛角面包上,“他还以这种方式记得……”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

“嘿!你们两个,站在门口干什么呢?”店里面传来一个有些粗鲁的声音,“我们这里可是干正经买卖的。”雅各布狐疑地看着Tina和Newt。

这两个黑漆漆的家伙想干什么?奎妮还在店里,真是什么不良分子他还可以在奎妮面前好好表现下男子气概。

雅各布陷入了美好的遐想中。

“em……我们是顾客,对,是顾客。”Newt看着雅各布,微微笑着。

“没错没错,我们能进去吗?”Tina说道。

在雅各布怀疑的眼神下,两个人还是从雅各布身旁挤了进来。

“奎妮!?” “Tina!?”两个女孩同时惊声尖叫了起来。

“所以这就是你放任工作不做提前下班的理由?!奎妮!!”Tina几乎是吼了起来,她把墨镜摘了下来,盯着奎妮,天知道她给奎妮做了多少活。

“哦~是Newt先生啊。”奎妮拒绝看向Tina并向Newt露出一个我懂了的微笑。

Newt表示他不懂奎妮在笑什么。

“我搞不懂了,所以你们是认识的吗?”雅各布诧异地问道。

“哦雅各布,这是我姐姐Tina,还有她的朋友Newt。”奎妮转过身,给雅各布介绍着。

“初次见面,雅各布先生。”Newt点头致意。

“很高兴见到你,我是Tina,来自魔法————”

Newt连忙捂住了Tina的嘴,“你想说什么?雅各布不记得了啊。”他低下头对着Tina的耳朵耳语了几句,Tina脸红了。

“她来着魔法等非常理事件麻鸡辟谣部。”Newt仍然捂着Tina的嘴,抬头真诚地向着雅各布解释道。

“——什么麻鸡?……”雅各布没有懂,他觉得奎妮那么好的人,怎么姐姐和朋友那么……那么疯疯癫癫的。

“我想他们的意思是什么专业术语吧,我也不懂那是什么,你知道,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奎妮笑着对雅各布说,“你的新茶呢?我还等着给你建议呢!”

“哦好的好的,稍等。”雅各布嘟囔着转头进了厨房,端出来四只杯子和一大壶茶。

“喝喝看,这是我新研究出的配方。”雅各布慢慢地倒满四只茶杯,分别递给了在场的人。

Newt率先喝了一大口,显然刚刚喝到嘴里他就后悔了,他拼命掐住脖子,脸一霎时间绿得发青,“呕…”不过还好他忍住了呕吐。

“so…你们觉得怎么样?”雅各布没有看见Newt,依旧笑着看向奎妮,“有什么意见呢?”

Tina和奎妮都看到Newt的反应,迟疑了一会儿,Tina把茶杯放下了,“抱歉,我刚刚喝了不少水。”一脸歉意。

奎妮拿起杯子,抿了一口,沉思了几秒,“比上次的甜了不少,不过有些过头了。”抬起头来又是一个微笑。

“哦~~好的~”雅各布的声音高了个八度,不知为何听上去有些虚。

Tina担心地看向Newt,这时Newt正拼命往嘴里塞面包,想要驱散开茶的味道。在雅各布转过身的时候————其实他转身不转身并不重要,因为雅各布眼里只有奎妮,Newt站得离奎妮太远了,Newt几乎真的要吐出来了,他被面包卡住了嗓子。Tina轻轻拍了拍Newt的背部,想要缓解他的恶心。

Tina拍着Newt的背,感觉有点头晕,她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觉了。

“我去再做一壶茶,你们慢慢吃。”雅各布迈着轻快的步伐———这对于他来说很不容易,哼着小曲,走进了厨房。

“一…一扫而空。”Newt艰难地举起魔杖,对着茶水施咒,他发誓再也不碰雅各布的饮品了。

“诶你别啊,我还喝呢!”奎妮举起杯子又是一大口。

Tina担心地看着Newt,“没事吧。”

“没…没事。”Newt轻轻咳嗽了几下。

“好了,谁要新的茶水啊!”雅各布端着新的茶壶走了出来,“你们喝得可真快,那么一大壶啊!”

“告诉我,雅各布,你…咳咳…你怎么这么快做好的?”Newt难以置信。

“哦,厨房里还有好几大壶呢,不够还有。”雅各布笑得灿烂极了。

“这真是太好了。”奎妮也笑了起来。

“Tina, 千万别喝那茶。”Newt低下头,悄悄在Tina耳边建议道。

“所以Tina小姐,你愿不愿意来喝喝看。”奎妮转过头来,蜜汁微笑地看向Newt,即便她是在和Tina说话。

“啊不必了,Tina喝了好多,我替她喝吧。”Newt抓住Tina的手,抢先回答道。

“我去拿些面包。”雅各布说着又一次走进厨房。

Newt确定好雅各布看不见后,立刻打开箱子,把整壶茶倒了进去,然后立刻又关闭箱子,整个动作连贯流畅不拖泥带水。

Tina快要笑出来了,不过她真的太困了,连续两天没有睡眠使她有些撑不住了。奎妮一脸不爽地看向Newt,“我还要喝呢。”

雅各布很快端着一个盘子,上面装满了面包,“谁想吃啊?”

“给我几个吧。”奎妮很捧场。

“嘿,雅各布,我能去你厨房看看吗?”Newt的声音响起来。

“哦当然,你自己进去看吧。”雅各布对于Newt心不在焉的。

“谢谢…………”Newt小声说着,快步拎着箱子走进厨房。Tina确定她听到了‘怎么做出这么难喝的茶’之类的字眼。Tina笑了出来,不过她没精力了,于是Tina坐进沙发里,闭上了眼睛,静静地歇着。

过了不知道多久,Tina只感觉到奎妮和雅各布在热切地聊着什么,不过她不在乎,Newt终于出来了。

“嘿雅各布,厨房不错。”Newt向雅各布搪塞着,“我稍微用了下你的杯子,可以吧。”

奎妮看了Newt几秒,随即对雅各布展露了一个微笑,“你不会介意的吧。”

“哦当然~”又是高八度。

“嘿Tina,Tina!”Newt揉了揉Tina的头发,Tina睁开眼,“我做了点巧克力奶,喝喝看。”

Tina睁着惺忪的双眼,喝了口Newt递过来的东西,“这不是巧克力————”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可能当着雅各布的面说出这个的名字啊,它……太不麻鸡了。”Newt压低声音对Tina说。

Tina闭上眼睛,细细回味着,很快,她就躺在桌子上睡着了。

“晚安。”Newt脱掉外套,盖在Tina身上,亲了下Tina的额头。

“嘿嘿嘿干什么呢,那是我姐”奎妮迷之笑容。

“迟早是我的女孩不是吗。”Newt搂了下Tina。

“你给她喝了什么?”奎妮趁雅各布愣神的时候问Newt

。Newt笑了,“你不能读吗?”

“没懂那是什么。”

“水仙根末加入艾草浸液,缬草根和瞌睡豆,再用水稀释就是安眠药一般的存在了不是吗,生死水啊,你怎么学的魔药学?”Newt咧开嘴,侧着头看向奎妮,“还有一点福灵剂。”

“……”奎妮无语了,她伸了伸脖子,“好吧,霍格沃兹六年级知识吗?”

“……一年级”Newt要笑疯了,“你看,霍格沃兹好吧————”

“你再得瑟我就告诉姐姐关于那个女孩莉塔的事。”奎妮威胁道。

“好好好我错了。”纽特停止了笑,不过眼神出卖了他。

已经八点了,天是暗淡的蓝色,白天大片大片白色的云此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树林这时候显得尤为茂密,麻鸡们的路灯不知道什么时候亮了起来,那微弱的灯光给归途的旅人增添了几丝勇气和浪漫。大街上的鸽子渐渐地飞回树林。

每个人都有家,就好比雅各布的归属是这家店,奎妮的话只要看着雅各布就开心了。

Tina熟睡着,可是嘴里还嘟囔着“boss,你不觉得二号方案好一点吗?”

至于Newt,他的家可能就在神奇动物里吧。

很显然这个神奇动物也包括Tina。






夕阳坠,晚星出,
一个呼唤我多清楚!
当我出海去,
河口沙洲莫悲哭。

海深邃,洋空阔,
潮来海洋总须回头流;
满潮水悠悠,
流水似睡静无皱。

暮生降,晓钟起,
钟声之后便是幽幽夜!
当我登船去,
别离时分莫哽咽。

尘世小,人生短,
这潮却能载我去远方;
过了沙洲后,
但愿当面见领航。

————————后续——————
因为Tina睡太沉了,所以是Newt抱着她回的家。




嗯,公主抱。

〔Newtina〕远方与咖啡与黎明

突然看到一个大大在记梗,然后梗还超萌, 突然起了写文的心

绝对ooc

#文章很慢热所以慢慢看吧各位小天使#

差不多类似于傲罗小职员X奇怪物种

希望写成小清新吧

嗯有一段用了duang是因为找不到象声词

还有隐形兽是来自贴吧大大的整理

可能美国三点还是漆黑一片???我不管我不管)

隐形兽内心os:俩傻瓜

——————————————————

Tina最近的工作量有点大。魔法司安保部总是大惊小怪的,布置了一大堆‘预防麻鸡文案’。

现在已经到了十一点了,Tina坐在工作桌旁,看着还有无数的文件等待着她处理,心情复杂。

整个大厅只剩下Tina一个人,周围安静得不可思议,她是唯一留下来的人。毕竟Tina好说话啊,想回家了的人就找她打同情牌。

她叹了口气,无奈地拿起旁边的羊皮纸,用羽毛笔轻轻敲打着桌边,皱着眉阅读起来。窗外已经漆黑一片了,只有麻鸡们的路灯还亮着,可是那束光并不能照亮周围。

高楼大厦此时此刻更像是巨大的没有颜色的盒子,遮住了远处的小镇与灯火。Tina的短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散了下来,遮挡住了视线。睡意越来越浓郁,占据了脑海,驱赶走一切意识。

“duang……duang……duang”魔法司的走廊里传来一串响声。

Tina的睡意立刻没了,她攥紧了魔杖,悄悄地施了一个无声无息咒,蹑手蹑脚地站到大厅的柱子后面。

“duang,duang,duang”脚步声留下的回响越来越大,Tina寻思着谁会夜闯这里,她的意识越来越清晰。

那个人来了,Tina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深吸一口气,没事的,没事的,估计是个不小心进来的麻鸡,没有巫师想来魔法司安保部的。正当她迈出脚步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来了。

“请问……请问这里有人吗?”那个人的声音。

Tina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声音,但是身体比比意识更快一步做出反应,“站在那里不许动。”魔杖指着不请自来的人。

“em……Tina?”Tina看向那个人。

“哦哦,是Newt。”Tina整个人松懈下来,“你大半夜的来这里干什么?”

Newt低下头来,不敢对视Tina,“我…我去了你家,奎妮说你还在这里……”他说着又看向了Tina,自我解释一般地叨叨着,“我又找到来自美国的生物,刚从船上下来。”

“哦,原来如此。”Tina把魔杖放回口袋,耸了耸肩,“你来找我干什么呢?”歪着头看向Newt。

“……就是想来看看你。”Newt看向旁边的箱子,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毕竟在这里我只认识你。”

Tina笑了起来,咧开了嘴角,双手插兜,看向自己桌子上的文件,“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可是我还有工————”

“啊,你还有工作。”Newt又不敢看Tina了,“真抱歉……我应该想到的。”他用手提了提箱子,嗅嗅好像想出来,于是他赶忙重新拴紧了绳子。

“那……”两个人同时说话。

“你先说吧。”又是两个人的和声。

Newt先尴尬地笑了起来,拧了一把鼻子上的汗,雀斑在昏暗的光下显得迷人。“那…你先工作吧,我等你。”

“这太不好意思了,我是说,你可能要等很久。”Tina摊开手掌,抱有歉意地看向Newt。

一时间两个人都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嗯……这些工作反正也不是我的,晚些做应该没有问题————我们…要不要去雅各布的店看一看?”Tina率先打破尴尬。

“噢---我是说,这真是个好主意。”Newt歪着头,眼里充满笑意,看着Tina。

“那我们走吧……”Tina看向Newt,两个人往门外走着。

“噢,我真抱歉,我应该想到这个点雅各布早就睡觉了。”Tina缩着身子,有些战栗地看向Newt,已经十二点了,夜晚是那么的冷,严重的缺眠和寒冷使Tina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她不想施任何温暖咒,她不想让Newt察觉到她的不舒适,让她离开工作已经使Newt道歉了一路了,她不知道如果自己施了一个温暖咒后,Newt会作何反应。

不过Tina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她看向Newt。

Newt的视线一直在店面上,与雅各布的记忆充斥着他的脑海,“Tina,我带你去个地方吧。”Newt转过头来,露出与当初挑唆雅各布大半夜去找动物一样的笑容。

“什么……?”Tina完全不理解这个笑容意味着什么,“你要干什么————”

“幻影显形”

Newt的魔杖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出来,然后Newt和箱子就消失在街道上了。

“WHAT?”Tina一个人缩在不经风的大衣里站在雅各布的店旁要骂人了。

过了几分钟,Newt又幻影显形回来了,“抱歉,我没抓住你”头又低着,不敢看Tina。

于是Newt又准备好魔杖,左手抓着Tina的手臂。

然后Newt愣是在原地愣了几秒,然后手十分不自然地慢慢伸向Tina的手掌,慢慢地十指相握。Tina无声地笑了起来,另一只手紧紧地捂住嘴,但是笑意太明显了,完全无法掩饰。

还好Newt害羞到不敢看Tina。

两个人幻影显形到曾经的公园里,“这里是哪儿?”Tina不解地问,她当初可没和Newt一起过来过。

“Wait……”Newt打开了箱子,“come out anne……please”慢慢地,一匹半透明的马踱着步子走出来。

“这是隐形兽。”Newt慢慢地顺着马的鬃毛,头抵着隐形兽的头,跟Tina解释着,“我在一个没落的魔法贵族的院子里发现的,当时它几乎奄奄一息了,没有人管它,它被遗弃了。”

“啊……它一定受过很多苦吧,皮毛都只剩这么一点了。”Tina也上前,想抚摸下这匹马,可是马立刻隐形了。

“哦,它不喜欢生人,受了刺激就会隐形,没事的。”Newt抓住Tina的手,站在Tina身后,贴着Tina的魔法袍子,“随着我的手,试着去摸摸它。”温热的气息在Tina耳边,Tina本来冻红了的耳朵变得更红了。

她的脑子要炸掉了,隐形兽慢慢地又现了形,可是她的心思全在Newt的气息上了。

“你的手好冷。”Newt又开了口。

“哦没事的,不过说起来,这就是你新找到的生物对吧。”Tina深吸一口气,她不希望被Newt发现自己脸红了。

“……是的是的……”Newt有点心不在焉,“噢,你等下。”

他打开箱子,“瓶子飞来”,一个装着黑棕色粉末的瓶子飞到Newt手里。Newt又向瓶子一挥,立刻有些粉末从瓶子里散出来,箱子里又跑出来两个咖啡杯,莫名其妙的一股水流也从箱子里缓缓地延伸出来。

银色的锡勺在杯子中搅拌着,很快,两杯热腾腾的咖啡做好了,“这些浓缩咖啡是我在霍格沃兹里从家养小精灵的手中换来的,全世界就这一款哦。”Newt很得意地看向Tina,“喝喝看,据说有变温暖的配方在里面。”

Tina捧着杯子,喝了一大口,回味了几秒后,她说,“这味道可真不错。”她看向Newt,“不得不承认,霍格沃兹在咖啡上还挺不错的。”

“霍格沃兹哪方面都是最好的。”Newt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浓了。

“嘿——伊法魔尼才是最好的。”Tina也笑着看向Newt,“你在全美国可再也找不出比伊法魔尼更好的学校了。”

“那当然,因为霍格沃茨在英国啊。”

两个人都捧着咖啡笑了起来。

过了几分钟,气氛又变得尴尬起来。

“so……我带你看anne的原因是因为……”Newt低头在口袋里翻找着。

“……什么”Tina看向Newt。

“……这个。”Newt拿出一个斗篷,那是一个看不出来质地的斗篷。Tina接过来,“它好滑啊。”

“你知道,隐形兽如此稀少的原因就是因为它的皮毛可以做隐形斗篷。”Newt抚摸着anne,那匹银白色的生物低下头,蹭着Newt的手。

“That's my little girl.”Newt看着隐形兽,“我从贩子手里买回来些anne的皮毛,可是它们无法再修复anne了,只能等anne慢慢长好皮毛。”

“所以……我……我在想,作为傲罗应该需要一个隐形斗篷吧,毕竟抓犯——”

“噢——Newt,太谢谢你了,这个礼物可真宝贵。”Tina不可相信地看着Newt,眼中闪烁着喜悦。

“真高兴你喜欢它。”Newt侧着头,看着Tina。

已经三点了,有一点点细微的光从地平线上露了出来。Tina攥着咖啡杯,此时此刻她已经披上斗篷了,那斗篷还留有Newt身上带来的余温。

真暖和,Tina想。

隐形兽低鸣了一声,温顺地把头抵到Newt背上,推了一把。

Newt没站稳,打了一个趔趄,差一点撞到Tina身上,“嘿!anne!”

Tina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它大概是饿了吧。话说,它喝咖啡吗?”

听到这话,Newt一脸欠揍的样笑了起来“哦Tina,没有任何生物喜欢咖啡”

Tina脸立刻红了,她转过头去,嘟囔着“我又不知道。”

光越来越亮,照耀在两个人的脸上,Newt看着眼前的姑娘,纯黑色的短发散在脸颊旁,纤细瘦白的手捧着咖啡。

那好像是之前我用过的杯子?Newt寻思着。

不过不重要了,黎明的光照在Tina脸上,勾勒出温暖的笑颜。他可以为这表情做出一起事情来,Newt想。

Newt把脸转向远处的太阳,“这可真美,我是说,我从来没见过美国的黎明。”

“很美吧。”Tina像是喃喃自语一般。

气氛又尴尬了。

他们同时抿了一口咖啡,又同时发现咖啡被他们喝完了。

“我想 ……这大概就是结尾了吧。”Tina看向Newt,“我得回去工作了。”她眼里带着笑。

“哦哦,当然,当然。”Newt把隐形兽送回去,收拾好箱子,“我送你吧,真抱歉打扰你的工作。”

“你不用道歉的,我度过了很愉快的时光,不过之后奎妮肯定会知道这一切的……你要做好被她缠着问细节的准备啊。”Tina把杯子还给Newt。

……

“所以……”两个人的声音。

“女士优先。”Newt的声音。

“明天你有空吗?我们再去一次雅各布的店吧。”

“荣幸至极。”

——————
小后续:

Tina发现有人寄给她一大包咖啡粉。

Newt在之后的日子里一直用一只咖啡杯。

奎妮之后看向Tina和Newt的眼神怪怪的,即便她什么也没问。

〔德赫〕光与雨与叶

欧洲的天气有一点潮湿,淅淅沥沥的小雨大概是随处可见的,总说去欧洲就要带伞,可没人来告诉她霍格沃兹不会对雨施魔法啊。

赫敏格兰杰小姐在雨季里并没有带伞到霍格沃兹。

霍格沃兹一段校史骗我...”赫敏小声嘟囔着,棕色的靴子在积着小水潭的地面上跺着,走路时带起了一涟涟水丝。

有时候水沾到朴素的霍格沃茨黑色长袍上,将穿着袍子的人的心情进一步推向低谷。

“哦,梅林的眼睛,这水就不能看看路吗?”赫敏紧紧地抱着魔法史的书籍,尽量不让雨水滴上去。衣服可以湿,但书不能。

还好现在只是小雨,快跑几步就能到格兰芬多的塔楼里了,到时候就可以找哈利或者是罗恩借上一把伞,然后再从自己书桌上那一摞书堆里抽出几张信纸,给自家爸妈写上一封信---有关于霍格沃兹也下雨和霍格沃兹的伞贵死了的二三事。

赫敏寻思着该怎么样向哈利或是罗恩借上一把伞,毕竟她才不希望被罗恩称作不带伞的傻瓜。雨势没有变大也没有变小,只不过一些细碎的雨滴顺着赫敏的脸颊划过,不留下一点痕迹。

漫长的奔跑耗尽了赫敏的体力,她停了下来,换了一个姿势重新抱住怀里的书籍,这些可是还要还给图书馆的。可是她没有力气再往前跑了,于是赫敏重新走了起来,

“就让这该死的雨下下去吧。”这是赫敏的咒骂声。

“难道这是格兰芬多的天性吗?每次你们都是这么……狼狈?”一个清脆的男音响起。

“马尔福,我没时间跟你闹腾。”赫敏看都不看,径直往前走起,女士旧靴子在地上留下了一串回声。

“是谁给你的勇气?格兰杰小姐?”德拉科玩笑似的看向赫敏。

不过后者没有看回来。

“雨天里不打伞,可真有格兰芬多的风范啊?难道你觉得你学会了魔法雨伞了吗?(注①)还是你指望着韦斯莱家的穷鬼来英雄救美?”

德拉科咧开嘴,歪着头看着赫敏,手里打着一把标准的斯莱特林式的伞,银绿色的伞身透着金色的光,黑色的手把被一只清瘦白净的手攥着。

赫敏听到这话,猛地一转头,从口袋里抽出魔杖,对着德拉科,“德拉科•马尔福 我不管你是不是被灌了魔药这么没有素质,但是罗恩是我的朋友,我不允许你这样说他。”

少女被气的身体微微发抖,手中的魔杖不容置疑地指向德拉科。雨势慢慢地变小,还未消散的雨水仍停留在赫敏的棕发上,清风从太阳之门吹过,顺势带走了赫敏的几缕发丝,光照过来,将水滴变幻成镶嵌在深棕色秀发里的星辰。

但对于德拉科来说 ,这一切都比不上赫敏眼里那一抹金色来的强。

少女的眼睛是那么深邃,黑色的瞳孔里像是有着一切,世界像是在里面闪光一样,德拉科能确定自己也在里面。

于是他又笑了起来,“得了吧格兰杰,你难道真指望韦斯莱或是什么波特吗?”

“他们是我的朋友马尔————”

“我知道”一声不屑。

少女还没来得及反驳,德拉科就已经把赫敏手中的书全数接了过来,把自己打着的那把伞塞进了赫敏手中。

“我可不希望格兰杰因为感冒而成天露出一副傻了吧唧的样子,格兰芬多可不缺这样的人。”

然后德拉科就带着那些书转身走了。

“虽说谢谢你的伞...但请你把书还给我,我还要还图书馆。以及我并不希望在还你伞的时候遇到斯莱特林,所以伞还给你。”

赫敏坚定地把伞收起来,想还给德拉科。

德拉科扫了一眼赫敏,“我可不需要一把被格兰芬多的人用过的伞,就当是伟大的马尔福赏赐给你的吧。”

说完这话,两个人都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赫敏打量着德拉科,穿着绿色的斯莱特林袍子,手里却捧着一大堆被赫敏用红色便签条标记过的书,那怎么看怎么像是格兰芬多的。浅金色的头发在透过树叶的光线下闪着光,宛如一位天使,德拉科嘴角还留着戏谑的笑容,那微笑像是清风般美好。

赫敏微微有些看呆。

“反正我要去图书馆,顺便帮助智力上有先天性残废的格兰杰小姐也不会失了马尔福家的面子,不是吗?”

意外地,赫敏没有反驳德拉科,反而点头致谢。

然后两个人变朝着相反的方向,拿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往前走着。

“她/他今天怎么了?”

细细碎碎的光从树叶中散下来,在雨滴中折射出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那个少年少女站在那个雨天里,成了赫敏和德拉科一生的回忆。

每当年岁又经历了一度休眠,
紫罗兰花会在林地重新出现,
天地和海洋,
万物都会复苏,
例外的独有赋予万物以形态 ,
给予万物以
活力的生命

和爱。

过了许久,格兰杰夫妇收到了赫敏的来信,大致意思只有简简单单的八个字——
——一切安好,不必挂念。
赫敏的箱子里的那把绿色的伞,再也没有拿出来过,不过上面从来没有落过灰。

霍格沃茨图书馆倒是单方面将赫敏列入了黑名单,毕竟她有一堆魔法史的书没还不是吗。

————————————————————————
注① 魔法雨伞是说一种魔法了,不知道名字,来自神奇动物在哪里中奎妮想去亲雅各布的时候用的魔法。

最后的诗是雪莱的

ooc是我的
人物全是罗姨的

食用愉快٩( 'ω' )و

sunny days☀️

〔德赫〕一路向你

德拉科在意赫敏很久了
---在他发现这点的时候他已经在赫敏身后了。
清风从太阳之门吹过,带来了清晨和凉意,赫敏朝窗外看去,棕色的头发被光照的有些发亮。
那正是适合马尔福家的颜色啊。
---德拉科嘀咕着。

"马尔福?"清朗好听的女音响起,“你在干什么?”
少年愣了一下,随即不自然地拽了拽领带,“谁允许你和我说话了?泥巴种?”
赫敏脸气的发红,理都不理德拉科,径直走入魔药课教室。
糟了,说错话了。
---这是第一次德拉科意识到泥巴种不是个好词。

令德拉科很不爽的是明明和哈利同样是找球手,赫敏的目光永远盯着他身前,那个救世主。
这让德拉科头一次感觉到情敌的存在。
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德拉科拼劲全力去追赶哈利的比赛,因为他想让赫敏看到他。

后来德拉科养成了一个习惯,
见到赫敏就喊泥巴种,
不为别的,只是这样做,赫敏才能看他一眼。
即使是带着憎恶也没有关系,
因为那个时刻赫敏的眼睛里有德拉科。

三年级时叫了泥巴种,
被赫敏打了一巴掌,
脸出血了,
一旁的赞比尼看了想打人,
但德拉科深信那是鼻血。

德拉科一直在努力学习,
这是因为有一次一个拉文克劳超过了赫敏,
赫敏盯着那个拉文克劳直到赫敏重新得到第一。
他也想要这样的待遇。

德拉科有时候觉得哈利简直就是个电灯泡,
如果没有哈利,
那么在有求必应屋的火灾里,
他搂着的,就会是赫敏而不是哈利了。

德拉科是唯一一个知道赫敏喜欢克鲁克山的原因,
只是因为所有人都讨厌克鲁克山,她心疼得要命,
可是即使德拉科把自己在格兰芬多的名声搞到人人喊打的地步,爸爸都寄过一封吼叫信要他注意家族面子,
赫敏也没过来抱他揉他。
---德拉科自认为自己揉起来手感很好。

整整七年,德拉科的行走路线和赫敏是重复的,有时候他还尾随赫敏去蜂蜜公爵店,去贿赂老板刚刚那个女孩都买什么了。
有一次被赫敏罗恩发现了,
自以为很帅气实则很欠扁地跟他们搭话,然后被隐形的东西给打了。
---后来知道是哈利干的德拉科再也没有给哈利好脸色。

德拉科一直和赫敏在同一个地方,甚至德拉科为了赫敏去过麻瓜居住的地方,
然后自然被麻瓜认为是穿着怪异而被嘲笑,
等到赫敏成了马尔福夫人,她就不会让赫敏再来这种地方了。
---德拉科的内心世界总是很丰富不是吗。

有哈利的地方就一定有德拉科,
其实他们都错了,
有赫敏的地方才是有德拉科的地方,
这一点在罗恩和赫敏的婚礼上也不例外。

这场梦该结束了,
---德拉科想。